师龑

没存档还被吞,一丝绝望

不说了听歌听歌


溺亡

【中】1.

    尼诺几乎是把人半抱上楼的,纵使裹得很严实,一路的冷风也把吉恩吹得有点发抖,但好在人还是清醒了不少,起码说话还是能说清楚的。

   "清醒点了吗?“怀里金发的脑袋蹭着的点了点头,没有半点要抬起来的意思,安安静静地被搂在怀里,”被这样吹不醒才怪。“带着点鼻音的口气听起来有些可爱,尼诺只能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背,”好了,到了,我要开门了。”怀里的人这才松开他,慢慢地走进屋内。

  “你先坐好,我去倒水,等下有事要问你。”然后果不其然看到吉恩以一种蜷缩的方式窝在沙发上,他倒了杯温水给吉恩,“没吃药吧,”“还没。“”那别吃了,这个情况还是别吃药的好,万一到时候信息素紊乱后果会更麻烦。“

  ”要怎么办,“吉恩抬着眼皮有些困倦的望着他,”多少浓度的?“

 ”什么?“吉恩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”没有很高,可能是出现了过敏反应,“

  他浅浅的押了一口水,“没关系的,休息几天就好了。”吉恩有些故作轻松地回答着。事实上,他都能感觉到信息素在不住地外溢,他都无法控制。尼诺又怎么可能感觉不到。自欺欺人罢了。

  尼诺只是皱了皱,欲言又止了半天,最后只能扶了扶额角,不用想都知道,这家伙肯定是在他不在的时候用了抑制剂,吉恩本来就是相对药物敏感的体质,不小心的滥用都会使身体感到不适,更何况是有关信息素的药物。

  然后,就发烧了,临近热潮期的发烧,信息素难以控制的外溢,都是明显的不正常的情况。

  吉恩用抑制剂用的很少,原因不用猜都知道肯定和尼诺有关,自他分化的那一天起,热潮的情况基本上都是他们俩处理,完全不需要用到药物,为了将药物对吉恩的影响减到最小。

  心照不宣,有些事情。好几次就要完成标记的时候两个人总会有一方清醒过来,阻止这样的情况的发生。哪怕好几次尼诺几乎缴械,都被吉恩死死的拽住,吉恩深陷情欲中也会被尼诺强行拉住清醒过来。

 这是不行的。一旦完成完全的标记,这样的关系就会被打破,谁都不忍心,也不愿上前一步。

 但是现在,情况不大一样了。自尼诺受伤后,消失了好一段时间,直到前两天才出现。知道了一切的吉恩和放下一切的尼诺都显得更加小心翼翼和谨慎,他们可能无法回到原来的关系。也无法装出那么理所当然的认为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,对他们两个来说显然是无用的。

  ”我们需要谈谈,吉恩。“ ”嗯,我知道。“

  ”有些事,“男人难得的停顿一下,”还是需要说清楚。“

  吉恩料到似的放下水杯抬头望着眼前的男人,“你认为要怎么解决这个,才合适?”他颤栗的指尖压过红肿的腺体,不出意料的看到眼前人突然暗下的眼神,"你说呢,尼诺?“

  尼诺避开了他的目光,将头转向一侧,又是一阵沉默。”你觉得,我们,是什么关系。“尼诺突然的开口让吉恩有些发怔,他无法找出合适的词来形容他们两个的关系,他们俩早就不是可以用朋友来形容的关系,啧,朋友,朋友会在你热潮期陪你上床?

  很明显已经越过了这层关系。临时标记和吻痕不知道已经多少次在吉恩身上留下印记,半夜醒来时双腿的粘腻感让吉恩感到熟悉和难以启齿,被进入时的快意在尼诺身上留下的抓痕咬痕,相拥而眠临睡前的深吻。彼此之间无条件的信赖,所以,这究竟是什么关系?

  ”我不知道。“吉恩看着尼诺,“所以,应该是什么呢?”

  ”对啊,应该是什么呢。“男人若有所思的望向他,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ps:为啥越写越长了,短篇????

  

溺亡

尼吉,ooc可能有,abo私设,短篇

【上】

  金发的男人无意识地摸着颈后那一寸皮肤,有些失神的望向天空,脸颊不正常的红晕被风吹的有些发寒,被烟雾缭绕的金发微微浮动。“有一段时间没有见他了……”吉恩咬着烟头发出一声微小的叹息。

  然后硬是被萝塔拉进房间,女孩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的摸了摸吉恩发红的脸颊,“哥哥都生病了就不要老是去天台,真是不让人省心。”吉恩被半推半就地押回床上,沉沉的睡过去。

  可能不是发烧,而是临近热潮期的身体不适,吉恩在昏昏沉沉中思索着,不太好啊这情况,男人低垂的眼眸缓缓闭上,在倦意中睡去。

  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清冷气息,恍惚间吉恩被人扶起,温水沿着嘴角慢慢流入喉管,“吉恩,把药吃了。低沉的声线回荡在耳边,吉恩皱了皱眉下意识的想避开,却被男人捏住下颚,温水在嘴里把药化开,苦味激得吉恩猛的睁开眼,想要吐掉。

  男人却像是早就知道他的动作,先一步捂住吉恩的嘴唇,他低垂着眼眸望着吉恩,”把药咽下去,对你身体好。“吉恩怔怔的望着那一抹蓝,然后不甘心的把药咽下去,似是生气的把头偏向一边,有些闷闷的出声:“你怎么来了……尼诺。”

 被唤作尼诺的男人只是叹了口气,把吉恩往怀里紧了紧,“萝塔这两天学校有活动,抽不开身,担心你才打电话托我过来,“不过,”男人话锋一转,“怎么会突然发烧,这种情况以前出现不多。”他撩开吉恩后颈的碎发,不顾怀里人的反抗,指尖缓缓地压过红肿的腺体,吉恩几乎是下意识的颤栗,拽紧了尼诺的衣袖,“别……啊”,“热潮期引发的,对吧?”他都能闻到空气中隐隐的甜味。

 啊,真的是无法克制这样的自己。尼诺苦涩的扯了一下嘴角,下一秒吉恩就感觉到一阵请冷却温和的信息素包裹着自己,然后就被人抱起来,”去我家,我会跟萝塔说一声的,先换好衣服,我等你。“

 吉恩抬着有些虚浮的手找着衣服,一旁的男人挑了挑眉,然后将一件羊毛衫顺着金发盖下去,然后……索性尼诺就帮他穿完了,虽然还未入冬,但尼诺细心地将他包裹的很暖和,当然,正在专注地帮他整理衣服的男人并没有注意到他发烫的耳根,吉恩无声地勾了勾嘴角。

 

清凉一夏,夏夜之旅
来一场漫长的告别。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225219
我天这个简直
配当当的歌不能再好

推推,超棒的
电音带感,歌词也很棒www😳
I won't let you go
cause i believe you